主页 > 周边时政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胜利国付出的代价,远远超过他们获得的所有利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胜利国付出的代价,远远超过他们获得的所有利

2020-05-22 周边时政 183 views 668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胜利国付出的代价,远远超过他们获得的所有利益;这代价如此高昂,以至于他们很快就发现自己无法为所得到的大多数利益而高兴…..

考量全部状况,这场战争夺去了双方900万人的性命;等于在六千五百八十万参加战争的人当中,每八个人就超过一人死亡。在四又四分之一年的机械式屠宰行动中,平均每天有六千〇四十六人被杀死。大英帝国总阵亡人数为九十二万一千人:帝国战争墓冢委员会的发起人法比安‧卫尔爵士计算,如果这些死去的士兵两两并肩列队走过白厅大街,游行队伍需要三天半的时间才能通过衣冠冢…..

构成较大问题的,是在战争期间受伤的1500万人当中,最后终身残障的那些人。德国曾在战争中服役过某段时间的有一千三百万人,其中多达270万人因为伤势而成为残障,其中八十万人领取伤残津贴。这些人是奥图‧迪克斯所描绘的悲惨的残障人士:一度的前线英雄,却沦落在贫困中乞讨度日。

法国至少有一百一十万战伤者,其中10万人成为完全失能者。过四万一千名英国退伍军人因为战伤而截肢;其中三分之二丧失一条腿,百分之二十八损失一条手臂;另外有二十七万两千人遭受无需截肢的伤势…..

此外,还有因为战争而精神失常者:65,000名前英国士兵因为「神经衰弱」领取失能津贴;许多人像诗人伊佛尔‧古尔尼一样,余生都在精神疗养院里度过…..

英国的社会精英实际上失去了一整个世代……一次大战还通过使人残疾与使人悲痛,在不论实质或隐喻的层次上都摧毁了过去一整个世纪经济进步的成就。如我们已经见到的,有人估计战争的总成本达到两千〇八十亿美元之谱。然而这个数字大範围低估了真正造成的经济损害。

战后年代的经济惨况──一个由于货币危机而充满通货膨胀、信用紧缩、高失业率,以及贸易衰退与债务违约的时代──跟一八九六至一九一四年史无前例的经济荣景相比──一个以物价稳定、贸易增长与资本自由流动为基础的快速成长与全面就业的时代─再没有比这个更悽惨的对照了。

第一次世界大战把经济「全球化」的第一个也是黄金的时代一笔勾消。士兵们无法理解,在死去这幺多人之后,竟然还是失业;在这幺多事物被摧毁之后,竟然只有这幺少──哪怕只是修理──的工作可做。

除了人口迅速恢复之外,问题还出在财政与货币稳定性无法重建。以事后的眼光,凯因斯可以批评各国政府努力平衡预算而不是举债来创造就业;但事实上各参战国早已经债台高筑,而採行新的赤字预算带来的利益是否能够大过招致的成本,也是很大的问号。艾辰葛伦已经指出,两次大战之间的经济问题,很大程度是由于各国不切实际地试图恢复这时已经完全不合适的金本位。

民主国家的国会抗拒着古老的金本位规範的适用。僵化的劳动市场──劳工组织拒绝接受名目薪资被削减──让数百万计的劳工只能寻求失业救济金。然而替代的选项在哪里?那些试着让货币贬值以躲避还战争债的国家,最后陷入的经济惨况,比那些痛苦地返回金本位的国家还糟。一个浮动汇率的体系能否让状况更好,也是值得怀疑的。

在当时,巴黎和约的批评者对其中的财务条款不满,坚称让德国揹负沉重的战争赔款注定了欧洲将有一场新的战争。这并不正确,如我们已经见到的。威玛经济并未被赔款压垮,而是被自己搞垮….

早在一九一四年十二月伍德罗‧威尔逊总统就主张,任何和平解决方案「应该要有利于被视为民族的欧洲国家的利益,而不是为了让任何国家将其政府意志强加于异族民族头上」。

一九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他在对「强制实现和平联盟」的一场演说中做了更进一步的表示:他清晰明确地主张「每一个民族都有权利选择要在哪一个政府的治理下生活」。一九一七年一月二十七日他重申了此一原则:「每个民族应该有自由决定自己的政体」……

菲利浦‧吉卜斯就说,由于和平条约「不顾虑族群界线,并且製造仇恨与仇杀,将保证带来新的战争,就像太阳会升起那样确定」。…..

本文摘自广场出版《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作者: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

继续阅读更多时事。大事件

战争经济国家第一次世界大战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